<font id="zbvrl"><address id="zbvrl"></address></font>
          <rp id="zbvrl"></rp>

        <ol id="zbvrl"></ol>

          <output id="zbvrl"><nobr id="zbvrl"></nobr></output>

          <video id="zbvrl"></video>

          <strike id="zbvrl"><progress id="zbvrl"><strike id="zbvrl"></strike></progress></strike><form id="zbvrl"><noframes id="zbvrl">

          <dl id="zbvrl"></dl>
          <p id="zbvrl"></p>
          <cite id="zbvrl"><th id="zbvrl"></th></cite>

          “消失的圖書館”重見天日,勃朗特姐妹的珍貴手稿將被拍賣

          點擊次數:676 發布時間:2021-5-26

           2011年,14歲的夏洛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創作的一本迷你書引發了一場出價超過100萬美元的競購戰。2016年,勃朗特牧師博物館(Bront Parsonage Museum)宣布,它找到了一本充滿了勃朗特姐妹孩童時期的涂鴉和題詞的書(包括夏洛蒂的一首不知名的詩),這本書曾在一次海難中幸存下來。如今,一批近百年來幾乎從未見過的勃朗特家族手稿將由紐約蘇富比(Sotheby)拍賣行拍賣,這是該拍賣行將拍賣的傳奇英國文學寶庫“消失的圖書館”的一部分。所謂“消失的圖書館”指的是豪恩斯菲爾德圖書館(Honresfield Library),它是兩位維多利亞時代實業家的私人收藏,但自20世紀30年代起就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它藏有500多部手稿、信件、稀有的初版書籍和其他經典著作,包括蘇格蘭著名歷史小說家沃爾特·司各特(Walter Scott)的《羅伯·羅伊》(Rob Roy)和蘇格蘭著名詩人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的《First Commonplace Book》手稿。然而,在該館館藏中,或許最能引起轟動的是關于勃朗特姐妹的資料——基于有關勃朗特姐妹以往拍賣活動的炒作,以及此次拍賣的估價。據《紐約時報》5月25日報道,這批收藏中最重要的資料將于6月5日至9日在蘇富比拍賣行展出,其中包括一份艾米莉·勃朗特的詩歌手稿,上面有夏洛蒂用鉛筆編輯的部分,它的估價在130-180萬美元之間。

          艾米莉·勃朗特的詩歌手稿,夏洛蒂曾用鉛筆修改過 圖源:蘇富比拍賣行

          這些藏品還包括勃朗特家的家族信件、刻有銘文的初版書籍,以及其他一些遺跡,例如布滿了勃朗特一家所書寫的注釋的托馬斯·比尤伊克(Thomas Bewick)所著的《英國鳥類史》(History of British Birds),它在《簡·愛》的開篇場景中出現過,讓我們得以一窺勃朗特一家的生活,蘇富比拍賣行的英國文學和歷史手稿專家加布里埃爾·希頓(Gabriel Heaton)稱,豪恩斯菲爾德圖書館是他20年來見過的最好的圖書館,而勃朗特姐妹的藏書是那一代英國作家中最重要的瑰寶。希頓在《紐約時報》的視頻采訪中說:“勃朗特姐妹的生活非常特別。閱讀這些手稿,會讓你立刻回到她們在牧師住宅里潦草涂鴉的那一刻。”《夏洛蒂·勃朗特:一顆火熱的心》(Charlotte Bront: A Fiery Heart)一書的作者克萊爾·哈曼(Claire Harman)說,自從她聽說這次拍賣的消息后,一直感覺“透不過氣來”。這次拍賣將在倫敦和愛丁堡進行展覽后,于7月在網上舉行。她說:“這真是太讓人吃驚了。學者和讀者知道這些東西的存在,但在私人收藏家的手中,卻被遺忘了。它們的存在就像睡美人一樣——在那里,又不在那里。”霍恩斯菲爾德圖書館是在離牧師宅邸不遠的地方建成的,這座住宅位于西約克郡的荒野邊緣,夏洛蒂、艾米莉、安妮和她們的兄弟布蘭韋爾(Branwell,出生于1816-1820年)就是在這里長大的,他們一起創造了復雜的、共享的幻想世界。19世紀90年代,阿爾弗雷德和威廉·勞(Alfred Law)開始組建圖書館,他們是兩位白手起家的磨坊主,成長于距離霍沃斯的勃朗特家(現在是勃朗特牧師博物館)不到20英里的地方。勞兄弟的藏品收藏在霍恩斯菲爾德圖書館里,其中包括希頓稱之為“豪華鄉村書屋”的書,比如莎士比亞的《第一對開本》(Shakespeare First Folio)(早已出售)。不過,這對兄弟也不那么典型地熱衷于收藏手稿,他們從一位交易商那里獲得了勃朗特的手稿,那位交易商是直接從夏洛蒂的鰥夫亞瑟·貝爾·尼科爾斯(Arthur Bell Nicholls)手中買下這些手稿的。威廉是一位更嚴肅的收藏家,他也經常去霍沃斯購買被鄰居和親戚保存下來的家族文物。在這對兄弟死后(他們終身未婚),這些收藏品傳給了他們的一個侄子,他允許一些學者接觸到手稿,并保留一些物品的復制品。但在1939年他去世后,這些原稿就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到了20世紀40年代,正如一位學者當時所說,這些藏品“幾乎無法追溯”。最近幾十年,一些藏品,比如夏洛蒂的寫字臺(現在在勃朗特牧師博物館)已被拍賣。但其余的藏品均下落不明。“當我第一次接觸這些材料時,我想,‘等等——這也許就是那個系列?’”希頓回憶說,“這時候真正看到它是相當刺激的。”據他所說,不愿透露姓名的賣家是勞兄弟的后人。這些新浮出水面的藏品將被拍賣的消息并沒有讓所有人感到興奮。5月25日,勃朗特牧師博物館發表聲明,呼吁“為國家完整地保護勃朗特家的文物”,并對“遺產的狹隘商業化和私有化”表示惋惜。來自艾米莉·勃朗特的資料尤為罕見?!逗魢[山莊》出版于1847年,也就是她死于肺結核的前一年。這本書沒有留下手稿。據希頓所說,目前已知只有她寫的兩封信幸存了下來。將在蘇富比拍賣的材料包括艾米莉和安妮在生日時寫給對方的“日記”。(其中一封是1841年艾米莉寫的,要求安妮等她滿25歲時再讀。)還有1840年,最不為人知的勃朗特——布蘭韋爾寫給塞繆爾·泰勒·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兒子哈特利·柯勒律治(Hartley Coleridge)的信,信中有他的詩作,并描述了他的文學抱負。布蘭韋爾寫道:“從孩提時代起,我就習慣于把我從其他截然不同的工作中抽出來的時間用于文學創作。”他還補充說,雖然他即將“進入積極的生活”,但他對寫作的熱愛“太深了,以至于不能在不試著確定我是否能充分利用它的情況下,就把寫作的實踐拋在一邊,不是為了完全維護我自己,而是為了幫助維護我自己”。他的文學抱負最終沒有實現。

          1841年艾米莉·勃朗特寫給安妮的生日筆記,是蘇富比拍賣行將于7月拍賣的一批手稿的一部分 圖源:蘇富比拍賣行

          但最重要的還是艾米莉的31首詩的手稿,日期為1844年2月。哈曼說,它不僅保存了她寫的詩,而且在促進三姐妹的文學生涯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艾米莉的詩作是秘密寫作的,她本無意出版。但是在1845年,夏洛蒂偶然發現了它們。“我仔細看了一遍,有一種比驚訝更強烈的東西抓住了我——一種深深的信念,那就是,這些不是常見的感情流露,也根本不像女性通常寫的詩,”夏洛蒂寫道,“我認為它們精確而簡潔,充滿活力而真誠。在我聽來,它們還有一種特殊的音樂——憂郁而振奮。”艾米莉雖然一開始很生氣,但還是同意把它們收錄進三姐妹自費出版的詩集里,她們用的筆名是柯勒(Currer)、埃利斯(Ellis)和阿克頓·貝爾(Acton Bell)。這本出版于1846年的書只賣了兩本。但這也促使姐妹們開始寫小說,小說引起了轟動,引發了人們對這些假名背后真正作者的激烈猜測——以及流傳至今的更廣泛的“勃朗特狂熱”。哈曼說:“如果這份手稿是夏洛蒂偷偷看過的,那么它不僅是一件文學遺物,也是兩姐妹之間緊張氣氛的見證。”這一勃朗特的文學故事“只是因為那些詩讓這出戲走上了正軌。”蘇富比拍賣行稱艾米莉的詩作手稿“極其罕見”,估價在80萬英鎊至120萬英鎊之間。該拍賣行表示:“這是艾米莉一生中進入市場的最重要的手稿,也是迄今為止私人持有的此類手稿中最重要的。艾米莉的作品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她只發表了《呼嘯山莊》,就不留痕跡地離開了世界。她甚至沒有寫過任何信,因為她沒有人可以通信。”希頓說:“這些手稿帶給你一種充滿創造力的感覺,結合它們所誕生的背景,這是非常美妙的。我一直與文學手稿打交道,而艾米莉·勃朗特是一個謎,因為她的手稿保存下來的很少。所以擁有這樣的東西真是令人振奮。”蘇富比拍賣行的藏品還包括其他一些物品,讓人們得以一窺牧師宅邸的日常生活。在《紐約時報》的視頻采訪中,希頓翻閱了比尤伊克所著的一本《英國鳥類史》,書中布滿了勃朗特一家的父親帕特里克(Patrick)留下的注釋。在《簡·愛》的前幾個場景中,簡翻閱著這本書,從她的嚴峻處境中尋找富有想象力的避難所。在現實生活中,勃朗特一家把它作為繪畫練習的模型,而帕特里克則在它上面填上了關于哪些物種適合吃的實用筆記。這本書將以3萬到5萬英鎊的指導價在勃朗特網站上拍賣,并附上勃朗特家的一個孩子所繪的鉛筆素描。這些收藏品中還包括夏洛蒂和其他家庭成員為瑪莎·布朗(Martha Brown)所題寫的書?,斏?middot;布朗是勃朗特一家朋友的女兒,她在11歲時搬來和勃朗特一家住在一起,成為了一名傭人。以及帕特里克題寫的第一版《簡·愛》和夏洛特題寫的家政指南。

          勃朗特一家所擁有的托馬斯·比尤伊克的《英國鳥類史》副本 圖源:蘇富比拍賣行

          希頓說:“這些收藏作為一個整體,描繪了藏書黃金時代最偉大和最不知名的收藏家庭之一的激情。20世紀30年代,當圖書館從公眾視野中消失時,許多人認為它已經消失了,而現在,它終于能發揮作用,將呈現給更廣泛的人群,這才是它真正的輝煌時刻。”(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1. 在線客服

        2. 微信關注

        3. 聯系電話

          0851-85954898
        4. 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中文_久久超碰色中文_在线a天堂亚洲_亚洲国产午夜理论片大全